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 - -
楼主
  

泸沽湖畔摩梭人有走婚的习俗:青年男女白天对歌舞蹈确定好感,晚上小伙子就径往姑娘花楼。但不得其门而入,必须爬窗而进,将帽子之类的物品挂在窗外,表示两人正在约会。走婚的男女,男方称女方阿夏,女方叫男方阿注。他们彼此只有爱情,没有经济的考虑。如果感情不合,双方就断绝关系。但孩子由女方抚养,生父只在孩子满月时办个宴席,以确认关系,避免乱伦。

社会学者以为摩梭人的走婚就是夫从女居,男子寄人篱下的对偶婚。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的摩梭人,传统的走婚日渐式微,现代的定婚已经是日趋流行的婚姻模式了。



人类社会的变迁,婚姻习俗的变化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蒙昧时代的人类应该是杂乱的群婚,走婚是母系部落社会的对偶婚的一种形式。从对偶婚到固定配偶的个体婚姻,有一个抢婚的过渡时期。抢婚又叫掠夺婚,是父权社会的一种婚姻习俗,流风余绪,今犹存焉。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高加索的车臣等地,如今依然盛行抢婚。


在男权社会早期,抢婚应该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社会现象。希腊神话中有很多众神抢婚的传说,是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重要的创作素材,那些居住在奥林匹斯山上的拟人化的众神,他们有着和人一样的七情六欲。马克思认为神话是:在人民幻想中经过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所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依马克思的观点,希腊神话中众神的抢婚,可以视为古希腊的一种普遍的社会形态。而关于抢婚明确的历史记载,《旧约创世纪》341-4节:

利亚和雅各所生的女儿底拿出去,要见那地的女子们。那地的主——希未人、哈抹的儿子示剑看见她很漂亮,就拉住她,与她行淫,玷辱她。示剑的心系恋雅各的女儿底拿,喜爱这女子,甜言蜜语地安慰她。示剑对他父亲哈抹说:“求你为我聘这女子为妻。”

当时雅各带领整个家族,刚从母舅拉班家逃出来,到加南地的示剑城,女人爱逛街,也喜欢拉闲。再说,底拿长得很漂亮,就依着天性,走出部落营地,在示剑城闲逛,被当地的头人哈抹的儿子示剑抢婚。生米做成熟饭,示剑才请父亲哈抹找到雅各,给儿子说婚。《创世纪》3413-17节:

雅各的儿子们因为示剑玷污了他们的妹子底拿,就用诡诈的话回答示剑和他父亲哈抹,对他们说:“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妹子给没有受割礼的人为妻,因为那是我们的羞辱。惟有一件才可能应允,若你们所有的男丁都受割礼,和我们一样,我们就把女儿给你们。”

哈抹和他的儿子示剑喜欢这话,就要求本城的男丁都行了割礼。《创世纪》3425-29节:

到第三天,众人正在疼痛的时候,雅各的两个儿子,就是底拿的哥哥面缅和利未,各拿刀剑,趁着众人想不到的时候来到城中,把一切男丁都杀了,又用刀杀了哈抹和他儿子示剑,把底拿从示剑家里带出来就走了。


割礼是旧约时代,神与以色列人立约的标记。《创世纪》179-14节:

上帝又对亚伯拉罕说:你和你的后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你们都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无论是家里生的,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银子买的,都必须受割礼。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

《出埃及记》中,摩西因为没有给儿子行割礼,神就要杀他;《约书亚记》记录了以色列人进入应许之地,首先按耶和华的要求,制造火石刀,第二次行集体行割礼,因为只有行了割礼,才能蒙神的祝福。

我没有见过割礼的仪式,只是刚上初中的时候,与班上的一位回民同学很要好,谈及他们的割礼,叫逊乃提,俗称割笋,说小时候挨过阿訇的一刀,还掏出来给我看。包皮看不出切割的痕迹,但连着的一根筋,明显是割掉了。我还记得他的龟头上长着一颗黡子。吾乡俗语云:黡子黡求,**不愁。我们早已没联系,现在码字,竟然想起来了。

穆斯林男童通常在5-9岁之间行割礼,属圣行。这也是承继先祖易卜拉欣(亚伯拉罕)与上帝的一种约吧。我实在不懂伊斯兰教的规矩,所以不敢妄言。但是看到几幅埃及开斋节期间性骚扰的图片,就想着性骚扰其实是现代社会里,抢婚的一种相对温和的变通方式吧。


从文字学分析,汉人也有抢婚的历史。婚本为昏。昏者,日冥也。《说文解字》:婚,妇家也。礼,娶妇于昏时,妇人阴也,故曰婚。光明正大娶妻,为什么要在黄昏行动?就是为了抢婚方便。因为待抢到老婆往回赶,正好月黑风高,可以安全地抢到家里。《周易屯》中的第二爻辞:

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按通常卦爻术数的解释,这个爻辞是说当前暂时还有困难,但结果还不错。但这段描写,其实是抢婚的一个生动的场面。《诗经汉广》: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郑玄认为大者可析谓之薪,小者合束谓之柴。有学者认为《汉广》里的男子是在踩点,砍薪是当火把之用,还割些喂马的草,准备回去喂饱马,点上火把,把游女抢回家里。为了抢婚成功,必须厉兵秣马,月黑风高。《周礼地官》:

以仲春之月,令会男女,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

有学者以为这种桑间濮上的习俗就是抢婚。但我认为纵有抢婚,也和哭婚一样,是装出来给人看的假象,奔者不禁是两相情愿的私奔野合。而不参与就要受罚,则是官方的鼓励。仲春阳气生发,法令男女结合,可以使国家人丁兴旺。

现代婚姻更多的是一种锱铢必较的算计。相对而言,抢婚就是赤裸裸的劫夺,而且正是因为它的野蛮和暴力,所以才别具魅力。抢婚的时代,男人靠发达的肌腱让女人认命;到了买卖婚姻的时代,胜出的是头脑圆滑四肢退化的男人,圈养起来女人,看到张艺谋的电影《红高粱》里,姜文扮演的土匪余占鳖把巩俐扮演的我奶奶从毛驴背上一把拎下来,扛在肩上,走进无边的高粱地。大风骤起,高粱起伏。那一段野合的场景,让人脸热心跳、浮想翩翩。现代女性惯看了豪车迎送的婚礼,突然发现男人厚实的肩膀,于平素的依靠而外,竟然还有另外一种更为刺激的功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