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小说|未来神探(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西瓜系列小说二


话说,因为一屁股坐死了江洋大盗,莫名其妙就成了秀斗县的九品小县令。这个县的名字怎么有点怪。

“大人,这是钱掌柜送来的黄金五十两,这是金员外送来的珍珠,这是赵财主送的绿如意····”捕快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我的眼睛问:”大人,你眼睛怎么了?”捕快被我已塞满黄金而闪闪发光的眼睛吓到了。

“没事儿”,我擦掉嘴角的口水“我一看到钱 就会这样。继续啊。”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堆财宝,天啊!我发财了!还结啥婚啊,反正现代连个鬼亲戚都没有,干脆就在这儿养老好了。这钱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大人,这点算什么啊,像那些三品,四品,什么夜明珠,南海珍珠,玉珊瑚不伸手就会掉进你的口袋里,您要是做了一品夫人,就更了不得了,那待遇可是与皇后的俸禄差不多。”捕快笑说。

“真的!皇后!好!我就去当一品夫人!”

“哎,大人,这一品夫人可不是这么容易的,是要经过皇上亲自审核的,再说,您现在还是一个九品的小县令。”

“小县令怎么了?只要是我想当,Nothing is impossible!”

“啊,拉屎去波斯国?为什么要去波斯国啊?大人。”

“咚咚咚···”

外面什么声音?

“回大人,是击鼓的声音,大人,我们有生意了。”捕快笑着对我说。

“哦,小翠,上堂!”

“好咧!大人,小的叫吴宝。”

“啊,电视上不都这样演的吗?丫鬟就叫什么小翠,小红。男的就叫什么富贵儿,傻强什么的。”

“大人,小的是男的。”

“哦···,对哦,你是男的,呵呵,不好意思,你长得太像女的了。”

“大人····”

“升堂——————

“威武——————

“大人···大人··帽子”小翠在一旁小声说,指着我的帽子

“啊,哦,”我把帽子旋转了90度,“难怪刚才一直看不到你头呢,还以为你只有下半截儿呢。”

“堂下所跪何人啊?”我看着下面跪着的一个小厮和一个胖富人。

“回县太爷,我是金宝斋的老板张三。”胖子笑眯眯地跟我说。

“哦,那你就是李四了。”我抠了一下鼻孔。指着那位瘦弱的小厮说。

“嗯嗯。”那小厮惊讶地抬头看我,点头。

“大人,你怎么知道。”

“哦,本官昨夜观星辰天象。掐指一算——“我正一本正经地掐指。

“大人,昨夜乌云密布,哪来的星星?“该死的小翠,插什么嘴。

“哦,那就是前天。”我笑笑。

“前天您整整睡了12个时辰,您哪有时间看星星啊?”

“那就是大前天。”我无语,小翠····

“大前天更不可能啊,您还没从天上掉下来呢。”小翠居然哈哈大笑起来。

“啪!”我一掌把他挥扒下了。

“要不要······脸。啊!我说那天就那天得了,叫你欠儿!”

小翠趴在地上,口吐白沫,当场晕死。

堂下鸦雀无声。。。。。。

“继续说。”我转过身来,刚刚凶煞的表情在一秒之内变成和蔼可亲的笑靥。

胖子愣了一下,咽了一口水,“大···大人,是这样,小民要状告这李四偷了我店里的一支价值三十两的珠钗。”

“你血口喷人!”小厮激动地说。但是却一直不抬头。

“对啊,李四可是县里出了名的憨厚老实,不可能偷东西。”

“平时,李四还经常帮助邻里,就属他最实诚,偷东西,怎么可能?”

“在这秀斗县里,谁不知道他张三是个欺软的主!”

门口的百姓愤愤不平。

“你们这些人知道什么?这李四就是看上我家的珠宝了!”胖子大喊,“昨天我还看到他家老婆带着那只珠钗在街上买东西呢!”

“他家老婆?”

“是的,大人,我亲眼所见,他家那个丑得不堪的哑巴!——“胖子话还没说完,李四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双眼泛红,恶狠狠地盯着他,“不许你侮辱我家娘子!”吓得胖子不敢吱声。

看他的反应,他倒是很爱他的老婆。

“啪!”我猛敲惊堂木。“干嘛呢?肃静!”哎呀妈呀,我的手,疼死老娘了。

李四好不容易被衙役拉开。

“好,死胖··张三啊,既然你说,你昨天看到了李四他老婆在街上带着这只珠钗,对吧。”我咳嗽几声。

“是的是的。”

“那你倒是说说,你什么时候看到他老婆的?几点几分几秒?在哪条街?哪个店铺?_——上的哪块地砖上呢?珠钗是戴在她头上还是脚上呢?你当时看她的时候,她有没有在——抠——鼻——屎——呢!————“我把他步步逼退。直到“哐!!!_——————“

一个重磅的物体掉下台,果然是不同凡响啊。

“看来你无话可说了啊。”我起身啃着一只鸡腿。

“大人,我家的鸡。”一个掉了门牙,说话透风的像宋小宝的物体提着一只少了一只腿的烤鸡。笑得惊悚地对我说。

我抹了抹脸上的唾沫星子“放心,我是在超度你家的鸡。”

“大人,他一定是编不下去了!”

“对!大人!他刚刚一定是在说谎。”

“李四是被冤枉的!张三他血口喷人!”众议纷纷。

“到底是谁血口喷人?——(众人屏住呼吸)”

“啪!!”我一拍惊堂木。

“且听下回分解。”

众人已晕。

“大人,别闹了。”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脚。

“嗯!你还没死过气儿呢!”我惊讶地看着拉着我的脚满口白沫,翻着白眼的小翠说。

“拖下去!”

“是。”

“大人!!”

“哎哎,都醒醒。”

“························”

“着火了!”

“···········································”

“掉金子了。”

瞬间齐活。

“大人,李四是冤枉的啊。”我去,又来。

“张三,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无话可说了。”

“···大··人,我···我真的记不住。”趴在地上的张三绝望地说。

“对了,就是记不住,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把每一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何况是这样一个头脑不完整的人。”我指着胖子说。

“大人,我不残废。”好不容易爬起来的胖子又被我一脚踹下去。

“我知道,脑残。”

“大人,你想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啊?”

“我的意思是真正撒谎的人不是他,而是——他!”我指着李四。

李四猛地抬头。

“啊!不可能啊,大人。”

“对啊!”

“李四我问你,珠钗被偷那天,你在哪?”

“我在棺材店老于家帮忙,晌午三刻,我在他家一直刨木头,帮着做棺材,还在正厅。当时就只有我和老于两个人。”

“对,这个我可以作证。”出来说话的老头想必就是老于了。

“我只问了你在哪儿,你回答我这么多干嘛?就像是事先想好了的一样,是不是心虚啊?”

“我···我···”他突然哑口无言。

“行了,偷珠钗的人就是你,来人,拖出去斩了。”

他惶恐地抬起头。

“啊!”众人惊慌。



未完待续。—— 此间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