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五个中华好闺蜜的故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五后并立的记录保持者


公元578年,年仅十九岁的北周宣帝宇文赟登基,年号大成。武帝刚刚入殓,群臣凄然,宣帝在灵前喝骂:“你这个老东西怎么现在才死啊!你知不知道我忍你忍得好苦啊!”群臣惊诧,都不敢说话。

宣帝少年时放荡,常奸污妇人,被武帝亲手责打,脚上留下了疤痕,宣帝在灵前摸着杖痕,狠狠地咒骂他。宣帝生母李娥姿此时已经是太后,见宣帝灵前放肆,劝他要注意礼仪,宣帝骂道:“你一个妾身,要不是我,你能做太后?现在他死了,天下是我的,你给我闭嘴!”宣帝从小被李太后溺爱,此时已经完全失控。

武帝葬礼刚刚结束时,按惯例,后宫嫔妃都要出宫,宣帝让这些年轻的后妈排队接受他的亲自检阅,老丑的放行,年轻俊俏的都留下。当夜在宫里搞裸体狂欢,不从者当即杖杀。数日后,宣帝开始大封皇后。

史上皇后最多的皇帝是十六国时期前赵的刘聪,立过十多个皇后。不过刘聪通常是皇后去世或者被废才立,后期曾同时立了三个皇后,而北周宣帝宇文赟立的皇后总数虽然不是第一,却同时立了五个皇后。(宣帝命短,否则一定是总数也超越刘聪了。)

宣帝宇文赟还是太子的时候,武帝给他娶了一个太子妃,名叫杨丽华。宣帝继位后,杨氏就成了第一位皇后。

杨丽华皇后的祖父是大将军杨忠,父亲是后来的隋文帝杨坚,外祖父是独孤信,母亲是独孤伽罗。杨皇后家风甚好,知书达礼,温文尔雅,性格柔顺,并不嫉妒。宣帝后来又立了四位皇后,那些皇后都很尊重她,其他的九嫔、侍御也对她十分敬重,她在宫中非常有威望,但是宣帝昏庸暴虐,喜怒无常,经常无故诛杀重臣,纵情酒色,酒后鞭挞宫人。杨皇后经常规劝他,宣帝很愤怒,要强加给她罪名,但杨皇后不卑不亢,举止安详,虽然平和,却不屈服,让宣帝更加恼怒。

有一次,宣帝酗酒后又行淫乱之事,强奸了西阳公的妻子,杨皇后责备他,他就要将杨皇后赐死,但皇后说这是“酒后乱命,不奉诏”,宣帝气急败坏,让左右的人杀死她,结果宫中无论是侍卫还是太监宫女,都替杨皇后求情。有人立刻将消息送出宫去,独孤伽罗急忙入宫替女儿求情,叩头流血,才让宣帝收回成命。

杨丽华皇后无子,只有一女,名宇文娥英。这姑娘这会儿还在襁褓之中,此女长大了却是个人头猪脑。隋炀帝时,宇文娥英一时脑残,诬告自己的丈夫谋反,导致夫家被灭九族,连她都被赐死了。关于她的事情,以后有机会再说。

宣帝的第二位皇后叫朱满月。这位朱皇后是江南人士,出身不详。西魏北周都曾多次入侵南朝,劫掠人口数十万,这些人中许多人沦为奴隶,其中没入宫中的不少,因此朱皇后也可能是战俘。

朱满月最初被分派到东宫,负责管理太子的衣物,受宇文赟临幸后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宇文阐,之后被立为太子。宣帝以“母以子贵”为由,立朱满月为天大皇后。其实虽然宫廷里有“母以子贵”的惯例,但通常是要等到她儿子登基称帝之后,才能封母亲为皇后,再尊为太后,没有说原配正宫皇后还在位,太子还没登基,就先把太子的母亲封为皇后的事情。

北周亡国后,朱满月出家为尼,法号法静。她在隋朝开皇六年去世,时年四十岁。

第三位皇后叫陈月仪。她是北齐人,父亲叫陈山提,是北齐谢阳王。北齐灭国后,陈山提降北周,官至大将军,其女陈月仪入宫为妃,不久被封为天中大皇后。

第四位皇后叫元乐尚,是北魏宗室之女。她与陈月仪同年同月同日生,十五岁时同日被选入宫,同日为贵妃,同日被封后,她的名号叫天右大皇后。这两人有许多巧合,因此是闺蜜。后来北周亡国,两人同年同月同日同庙出家为尼,陈月仪法号华光,元乐尚法号华胜。这两人都很长寿,一直活到唐高宗李治的永徽元年才同时去世,享年八十五岁,堪称“中华第一闺蜜”。

第五位皇后叫尉迟繁炽。她是蜀国公尉迟迥的孙女,最初嫁给了西阳公于文温。按照宫廷定例,宗室贵妇人要例行轮番入宫朝见,结果这位十五岁的尉迟夫人入宫的时候被宇文赟强奸了。宣帝想霸占她,就诬陷她丈夫宇文温谋反,把他给杀死了,然后娶了尉迟夫人为皇后,封为天左大皇后。这位皇后后来与陈月仪、元乐尚一起出家,法号华首,但她寿命不长,年仅三十岁就去世了。

纵情声色两年多,终于把自己玩死了


宣帝纵情酒色,不理朝政,因为懒于上朝,登基尚不满一年,就让位于太子宇文阐,这位北周静帝当时才七岁。因静帝年幼不能理政,权力仍然集中在太上皇手中,但太上皇再也不用早起了,每天天不亮上朝这种苦差事当然是要打发给儿子去代劳的。

他做了太上皇之后,名号改为“天元皇帝”,住的宫殿叫“天台”,自称从“朕”改为“天”,天子都不想做了,直接做天吧。他喜欢奇装异服,自己做了许多古怪的帽子,比如有一个“通天冠”,高达一米多,用金蝉装饰,结果出门被风一吹,当即摔了个狗吃屎,一怒之下,把旁边见到他摔倒的宫人杀了好几个。

武帝灭佛,宣帝佞佛,他派人做了一个巨大的如来佛像和一个巨大的道教元始天尊像,他自己坐在两个神像中间,意思是自己比如来佛和元始天尊还牛。他弄了一个巨大的马车,两边放着这两尊神像,然后坐在车上巡视京城,让老百姓都来看他到底有多脑残。

他少年时被武帝杖责过,因此制定了一个古怪的刑罚,叫“天杖”,就是一定要打满一百二十杖,倘若不小心数错了,那就翻倍打到二百四十下,许多大臣、嫔妃都被打死了。这杖责最古怪之处是别人根本不知道犯了何种错误才要受此刑罚,条款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爱打谁打谁,堪称北周时代的“二十二条军规”。

宣帝最宠幸的大臣是郑译和刘昉,这两个人从前都是东宫小官,因为帮着他伪造每个月给武帝的学习报告,受到了宣帝的赏识。他登基之后的第一道诏书就是封这两个奸贼入朝辅政。

当时武帝尸骨未寒,郑译就给宣帝变着法的寻开心,发明了一道名菜“活叫驴”,活驴割肉做给他吃,还玩活剥驴皮。这两个人还搜罗了近千美女进献给宣帝淫乐,给这些嫔妃封了上千莫名其妙的头衔,弄得起居注的史官都晕了。

郑译和刘昉狼狈为奸,侵吞国库,又献计杀死了重臣宇文宪、王轨,他们还搜集了许多古怪的壮阳药给宣帝吃,结果把宣帝弄得像一头疯狂的野兽。

宣帝宇文赟做了不到一年的皇帝,又做了一年多的太上皇,因纵欲而导致身体被掏空,于大象二年五月二十四日病危。这位天元皇帝病危时让郑译和刘昉速速把静帝宇文阐叫来,结果这两人却把外戚杨坚叫来了,于是杨坚篡夺北周,建立大隋朝。

这两个奸臣的下场也挺好玩的。

隋朝时,柱国梁士彦年已七十出头,还要好美色,娶了个十六岁的妻子。刘昉经常到梁士彦家串门,一来二去就跟梁士彦的老婆勾搭成奸,两人谋划要把梁士彦弄死。但是梁士彦有儿孙,弄死也得不了家财,于是刘昉觉得应该把梁家抄家灭门,最好是由他来抄。

当时正好梁士彦、宇文沂等人被杨坚疏远,心中不忿,刘昉就挑唆他造反,梁士彦中招,真的要造反。刘昉原计划是准备自己去举报的,但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举报,事情就泄露了,结果梁士彦果然被抄家灭门,但刘昉是同谋,一样被处死,连累那个梁夫人也一起被砍了。

郑译未发迹时是杨坚的同学,两人私交很好。宣帝宇文赟病危,郑译通风报信叫来了杨坚,因此他是大隋的功臣。杨坚知道这个人无才无德,不能重用,但也打算好好照顾他一辈子,于是封他做了一个闲职,并赐免死十次。可惜杨坚低估了郑译的花样作死能力,他不到两年的时间就犯了十多次死罪,但杨坚念旧,尽管已经超标,也没杀他。

郑译是一个有追求的坏蛋,他多次上书要求主政办差,表示自己是个积极进取的人,但杨坚一直不同意,于是郑译很生气,他要把杨坚杀了。但是此时的郑译已经被疏远了,平时见不到杨坚,他没机会下手了,于是选了最玄乎的方式,就是在家里扎小人。

郑译心情不好,在家里鞭打奴婢,婢女怀恨,去官府举发,说他在家刻桃木人诅咒皇帝,官差一查,案情属实,罪当斩首。但是这一次杨坚又没杀他,只将他削职为民。

杨坚下诏书说:“你的好计谋,我再也听不到了。你在外面做坏事的消息灌满了我的耳朵。我倒是想用你呢,可你是个不道之臣;我要是杀了你呢,你又是我的故人。我赐你几本儒家经典,你自己回家没事看书,好好学习吧,仁义礼智信,多少得会点。”于是赐书一箱,让他滚蛋。

过了几年,宫里要修订音律,杨坚忽然说:“郑译以前和我一起进学的时候,虽然不肯好好读书,但却很懂音乐,不如让他来。”于是召回郑译,在宫里修订各种宫廷音乐,这事儿他倒是做得不赖。

杨坚让内史令李德林写诏书,高颎和郑译都在一旁,此时的郑译再不管政务了,也不插嘴。高颎调侃他说:“笔干了,快来润润笔。”郑译说:“我现在穷得一文不名,身上一个钱都没有,拿什么给你润笔?”杨坚大笑,让李德林取几串钱赏给他。

开皇十一年,郑译病逝,时年五十二岁,死后还封了公爵,叫莘公。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