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张才荣:三年前那四点三年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离开学的日子恰好还有半个月,半月之后,就要真正离开这里,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而这里于我而言,也将变换它的属性,成为母校。

三年前,我从对面的初中如愿考到了这里,从那以后,一幕幕独特的场景便随着时间在心中留下烙印。三年来,经历了不少有趣的事情,认识了很多可爱的同学,还有各位可亲可敬的老师。坐在空旷的教室里,看着两旁墙上为高考奋斗的“对联”,在离别前夕,脑海中不禁闪过一帧帧的回忆。

还记得高一高二的时候,每个星期或者每两个星期会有一节音乐课,就在某个学期我贡献出了自己的首次“演出”,表演的节目忘记叫什么名字了,记得最清楚的,是当时自己豁出去唱了两三段歌,唱得可真是五音不全,加上表演时拘束的动作,一想起来就觉得有趣极了。那边的教学楼离乒乓球桌很近,当时周末的时候偶尔喜欢去打乒乓球,如果能够早点去或者晚点去,就可以在室内占到一张球桌,可真是一件幸福的事。若是在室外的球桌玩耍,有时顽性大发,又恰好是和打球没那么厉害的朋友玩,使劲回球让对方去捡便更有趣了。当然这么做了多次以后,难免会生起愧疚之意,便有所收敛。不过到了下次再去的时候,可能早就忘记这次的愧疚感了。

下课之后,如同被饿了几天一般跑到饭堂,趁着人少,迅速在打菜的窗口前走过,看看哪个窗口有比较喜欢的菜。有一次匆匆跑到饭堂之后一摸口袋才发现忘记带饭卡了,懒得跑回去教室取,于是到了一楼去报失,拿到饭票之后,突然想到同学说起高三的饭菜貌似比高一高二的种类更多一点,更加好吃一点,就到高三吃饭的那层楼去逛了一遍,果然发现了以前在自己年级那层楼没吃过的饭菜。从那以后若是忘记带饭卡,便是加餐的时候了。饭堂前面的空地,曾经是每年义卖活动的场所,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这个活动。关于义卖,记忆最深的应该是当初被同学架着到处去卖笔的事,笔有没有卖出去忘记了,倒是这件事成功占据了“义卖印象”这块地盘,将其他事情驱赶得一干二净,实在有趣。

吃完饭回到宿舍,便是最为悠闲的时候。在这里,我可以慢慢等待,等待太阳落山,等到明月升起。不用像在教室那样努力学习,拼命做题,也不用像刚下课时努力跑到饭堂偶尔弄出一身大汗。在宿舍,可以看看当时喜欢看的书,身心完全放松下来,当真惬意。高三毕业前,在宿舍还可以和同学弹弹“菩提子”,就像弾弹珠一样,仿佛找回了童趣,呵护了一颗童心。

想起菩提子,赶紧走出教室,看看楼下那几棵“菩提树”,看起来菩提子已经长得挺大的,应该又可以摘几颗去弹弹了。关于“菩提子”的名字,好像是我起的,又好像不是,它的起源早就在我和同学的几次推让中成为一个谜。那几棵树到底是叫啥树呢?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且当它们就是传说中的菩提树罢。

高三的时光,是和老师、和同学一起奋斗的时光。面对着高考的压力,大家都在紧张地准备着。老师们为了我们能够考出好成绩而不辞劳苦,我们也为了让十二年的读书时光能够有一个美好的回报而在前线奋战着。还记得大概半年前一百天倒计时之后,我和同学们一起刷着题的场景,几个人为了做出一道湖北卷的数学题奋战了几天却仍是停留在题目第一问,对于第二问无从落手,那时可真是有趣极了,哈哈。我的作文一向很差,到了复习后期终于急了,开始频繁去老师办公室向语文老师请教,实在是辛苦了各位老师。想到这里不由得想起了当时考完理综后班主任来找我问考得怎样的事,那套理综有点难,考得自然是有点差。模糊记得老师当时跟我说做完了就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大概是这个意思。后来才知道,在那之前,其他老师叫班主任不要问我感觉怎样,但班主任相信我不会受到影响。心中不由得生起一丝丝感动,正是有了各位老师对我的信任和呵护,才让我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可爱的有趣的高中。

一觉醒来,三年时光一晃而过,不知不觉已经到了2016年的八月,还差半个月,我离开母校来到这里就刚好三年了。好像有接近一年没有回去看看,甚是怀念。那三年,待过两个教室,还有饭堂和宿舍区,该是那三年里留下记忆最多的四个点了。

高三楼下的菩提树,这时候是不是正挂着一串串菩提子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