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88.瞧你们俩,都这么大了还害羞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提示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我‘咕噜’往肚子里吞了一口水,手心里全都是虚汗。不得不说,这远远超乎了我和赵珊的预料,难怪李哥无论如何都要让我来医院看一趟。

    “他不会死吧?”赵珊的双手又颤抖着,身体在二楼蜷缩在了一起,脸上的汗水像一层薄膜。

    “你想什么呢,再怎么脆弱也不至于死的。这年头死了人的话,事情不知道会闹到多大。”我轻抚赵珊额头头发安慰到她。

    可在赵珊眼里,我的安慰似乎是在针对她,她推着脚掌屁股在地上蹭着往后面腿,说:“不,最后一个伤他的人是我,不会,不会……”从她的眼神里面,我完全能知道她想说什么。

    “赵珊你先别紧张,有我在这里呢。紧张只会自乱阵脚,咱们先看看情况怎么样吧!”我对赵珊说道,而且最先对苗七动手的是我,赵珊也是因为我才会牵连进来,就算出了事也应该我来担这个责任。

    赵珊听了才放松了眼神,却依旧跟我摇摇头:“要是苗七出了事,咱们两个谁都跑不掉啊。”听到赵珊的惊讶我心底也是发慌,但我还是冷静了下来:“别怕,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咱们划伤了他点顶多就是赔点医药费。说不定,苗七本身有什么病,现在病发了。”我这样安慰道自己,可一想到王军安然自得嗑瓜子的样子,心里总是不安宁。

    虎妞来到医院一闹,医院里完全被她给吵得沸沸扬扬,其他人完全没有办法继续做自己的事,都围到了手术室门口。

    这下,我们变得更加劣势了。

    虎妞的确是一个难缠的女人,因为她的到来,警察也变得手足无措,对她进行了一阵疏通之后依旧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最后说他们一定会彻查这件事,将结果尽快通报给她。

    “不用你们出手,就告诉我是谁害的我们家苗七,我一定要让他粉身碎骨。”虎妞的声音的震慑了整个医院,让我又跟着颤抖了片刻。如果真把我供了出来,我想自己在学校必然再无安宁之日。

    好在来的两个警察对案情不是太了解,在虎妞三百斤的威胁下,依旧没说出个理所然来。

    再后来虎妞推着苗七进了病房,走廊上才算是安静了点。我和赵珊赶紧偷了一个间隙下楼去,像老鼠躲着猫一样躲在躲着虎妞,拽着宋晨宇逃出去了医院,赶紧问他:“什么情况,你在门口看得最清楚。”

    宋晨宇也是给我和赵珊捏了一把汗,才说:“不得了了,我刚才看到苗七身上有好多伤口,七横八竖的样子汗凄惨啊,医生说得也不错他身上的确缝了很久,估计真有可能连续做了十多个小时的手术。可能,以后就算是好过来了,伤痕也会留一辈子,这下怎么办啊。”宋晨宇一边说,心里露出了一丝丝的怜悯。

    我横了他一眼,说:“不是让你说这个,说重点,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宋晨宇这才倒吸一口凉气,靠在我和赵珊耳朵旁边悄声说:“重点在乎,苗七身上的伤痕大多都不不是你和赵珊造成的,当时我和赵珊一起进的仓库,赵珊对苗七做过些什么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宋晨宇说完,我和赵珊的眼神几乎都是要爆炸了,看着他不信的问到:“什么,你说什么?”其实,这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苗七的伤口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别人动过。

    在医生嘴里凶残的人,显然不是我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赵珊傻了眼,手抖得厉害。之前嚷嚷了不少次不跟我来医院,这下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脑子里几乎是一片浆糊。

    我点了一根烟强行压压惊,这才装作冷静说道:“太简单了,有人想栽赃我们。”

    “为什么,谁这样做的?”赵珊惊恐的眼神再次向我忘了过来。我长吁了一口气,又说道:“这就更简单了,谁跟咱们有仇,要对付我们的就是谁。”

    赵珊低着头咬咬牙,说:“王军!”想了想又给我摇摇头:“没有理由啊,王军和苗七是合作伙伴,他应该不会反咬苗七一口才对啊。”

    赵珊说的问题我都考虑了一遍,她说得很对,的确是没有理由。而且王军是青云的人,苗七是天龙的人,别说苗七背后的老婆是虎妞,这在长宁市谁都是威风丧胆的一个人物。

    “还有一种可能……”我抽着烟静静说道。

    “什么可能,你别卖关子行吗,胡蝶!”赵珊更是着急了,问着我说道。

    “王军也不知道,他本身就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我想,也只有这种可能王军在看着我的手,才有勇气站在我面前嗑着瓜子吐着皮,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危险就要到了。

    宋晨宇听我这么分析大呼江湖险恶,拍拍腿说早知道这样咱们就应该花钱买点水果,至少在情面上能说得过去。

    “够了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强势一点吗?”赵珊又是习惯性的骂了宋晨宇两句。

    宋晨宇低迷着头没有再说话。

    “赵珊说得不错,不管我们怎么送水果怎么道歉,现在都没有用了。”我抽着烟,发生大事的时候冷静到了我自己都不相信,原来我是可以这样沉着的。

    “为什么不行啊?人心都是肉长的,不是吗?”宋晨宇依旧不懂,问我。

    我咬着嘴唇,缓缓说出来:“因为,对方的目的是弄死我们!”

    “什么……”宋晨宇一脸的惊讶。

    我在心底仔细想了想,不会有错,这也不是我的错觉。当时王军和苗七两个人都负了伤,王军明显比苗七的伤要重,对方没有选择在王军身上下手却选择了苗七,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王军的分量不够重,他们要加点料。

    如果我的猜想不错的话,真正在背后的操刀手应该是青云帮的老大,因为我拒绝了他招安的要求,对于他面子的侮辱是一件小事,他真正考虑到的肯定是日后的威胁。所以,现在会快刀斩乱麻。趁着一个人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解决她,才是最省事的办法。

    “胡蝶,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每次危险关头你的决策都是对的。”赵珊急了,放眼问到我应该怎么办。

    我又抽了一根烟,静静望着天空,脑海里不停在想着:“也许,能做过就会留下痕迹,而且我估计苗七顶多就是受了重伤,毕竟有虎妞在,对方忌惮虎妞的背景不可能弄死苗七。”我想起了李哥的话,这才点点头说:“也许我真应该听李哥的,在解决民事案件上他是专家,我们的确应该提点水果赔礼道歉。”

    赵珊立马摇头:“那怎么样,你忘了苗七之前怎么欺负你了吗?把你逼到绝路的是他,配合韩月实施报复计划的是他,将黄岐逼出天龙帮的人也是他。再去补两刀可以,你让我和你去跟他赔礼道歉还买水果,我绝对做不到。”赵珊很坚决,也为我感到不值。

    可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啊。我拍拍赵珊的肩头,要道歉我肯定也不是想:“勾践卧薪藏胆,百二秦关才属楚,咱们这点苦楚算不上什么。你不愿意起,我自己去吧。”

    可能赵珊被我的话给打动了,没有再倔强。

    等我下好了决定,这才跑到水果店去找了点水果,狠心花了一百多块钱买的全是平时我不吃的水果。其实去医院并不可能得到原谅,我和苗七之间的恩怨也不可能一句原谅就能解决,但我还是要去,只有到了医院才能得到一手的情报。要看看,苗七到底伤成什么样子了。

    没等我买好水果,我发现涂涂这家伙今天好安静,也没有要求坐在我肩膀上,而是一个人慢慢在身后屁颠屁颠的跟着,自言自语不说话。

    我转身过去摸摸涂涂的脑袋,问她怎么了,是不是想她姐了。

    涂涂这才笑笑说:“大姐今天太忙了,我就不来捣乱了。”然后依旧自己走着。

    我倒是不觉得涂涂会突然变乖,反而觉得这小家伙心里有事。

    没等几分钟我们选好了水果,赵珊捡了一个苹果放在衣服上擦擦,然后塞到了自己嘴里‘咔擦’一下啃了一口才放回去,说:“这么好的东西不能浪费了,反正他们也不会吃。”

    宋晨宇在旁边不停扇着自己鼻子,说他问到了一股酸味,寒酸的那种味道。赵珊一拳就打在他胸口:“你懂个屁啊,从小娇生惯养的家伙。”

    一边去医院,我给李哥打过去了电话询问一下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那两个来医院的警察回去有没有说什么。

    李哥在电话里很匆忙,好像警局出了特别大的事,慌乱之余问我:“胡蝶,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就如实告诉了李哥:“刚买了水果,准备去看看苗七怎么样了!”我并没有给他说,我已经去过一次医院。

    然而李哥并没有管那么多,直接跟我说:“现在你不用去医院了,苗七已经撒手归西了。”


听到这话,我和赵珊几乎都要石化了。

    咱们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苗七还没有死,怎么这才不到半个小时就……再看路边匆匆过去的车辆,黑白的款式很渗人,我虽然没怎么接触过但电影里也看过,这是灵车。而且,开往的方向正是我们刚才出来的医院。

    顿时,我手里的篮子‘哗’的一下就掉落在了地上。

    不得不说,咱们这次的篓子,可能真的捅大了。不对,不是我们捅大了,似乎是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现在对方翻翻手掌就可以弄死我们。

    苗七出事了,我完全不敢想象虎妞会怎么样,我现在都能感觉到虎妞泰山一般的身躯站在我面前如同要撕裂我。别说,她还有一大堆的权利可以玩死我。

    “现在怎么办,咱们还要去医院找苗七吗?”赵珊在身后问道我。

    “找个屁啊,现在去就是找死!”我惊魂未定的对赵珊说道,心里也跟着慌了起来,完全没想到要怎么办。

    “哦,哦,那好吧,不找就是了,可是我们要想想办法啊,实在不行就跑路。”赵珊比我还要慌张。

    我立马摇头:“不行,再没有办法也不能跑路,跑路就证明咱们没有理,警局会通缉我们不说,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会被盖棺定论成凶手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我这点理智还是有的。

    赵珊猛然仰起头,说:“等被抓就是等死,我敢保证光凭虎妞就可以让我们在号子里顿一辈子,别说还有王军幕后的人要对付我们。”赵珊急得不行,问我:“胡蝶,你快想办法吧!”

    “我能想什么办法。”我跺跺脚,一时之间自己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转身过去看看涂涂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她根本没处理过这种问题。

    看着匆忙过去的灵车和医院附近慌张的人群,说实话这端倪有些太过于明显了,刚从出手术室不到半个小时苗七就死了不说,连后续也来得这么快,整个过程像一个早就安排好一样,流程清晰而又果断。

    不得不说,有人早就知道苗七会出事了。这一切早就水到渠成,帽子很快就会扣到我们头上,也不知道现在虎妞有没有把医院给掀翻,站在马路边就能听到医院里桌子、椅子翻到的声音,玻璃和门破碎的声音,像是一头猛兽在暴走。

    “胡蝶,我们完了。”赵珊目空一物悲叹到。

    “算了,先回去吧。”我实在不敢面对虎妞彪悍的身躯,想到她一巴掌可以把我呼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我的双腿就不住在颤抖。

    “咱们不去看看?万一他们多讹咱们怎么办?”赵珊依旧不心甘。

    “不用了,现在已经不是讹咱们这么简单,先回去想想办法顺便看看警局那边怎么处理吧。公道自在人心,咱们打是打了,其他的事可跟我们没有关系。”我这样说着,心里依旧发慌。

    回去寝室内心依旧忐忑到不行,给李哥打过去了无数个电话,可能因为他忙的原因一直没接。到了下午上课,我完全没有心思听讲,赵珊也和我一样萎靡不振。第二节课过后,李哥的电话总算给我打了过来。

    我抢着开了口:“李哥,苗七出事了!”

    李哥叹息一声,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说:“现在才知道出事了啊,当时捅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出事?”

    李哥责怪的声音让我语塞了好久,才缓过来气又给李哥摇摇头说:“不是,我们已经去医院看过苗七了,他身上的伤根本不是我们造成的。”极力的解释,如果真是我和赵珊弄的,责任我肯定会承担。

    “什么?不是你,码头上捅人的不是你们?警察来的时候抓到的就是你们,而且还有证据。”李哥的语气里充斥着疑惑,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他在经手,他来码头就看到了我,王军和苗七被我们打了,也是我们在警局里承认了的,李哥还说:“胡蝶,别小事就承认,出了大事就往身外推。”

    “我没有,李哥你知道我不是这种人。”我急忙解释到,就算怎么乱来也不会弄出人命啊。

    而且当时王军比苗七惨多了,王军都没出问题,苗七怎么会出问题。再说,两个人要做对比的话,我肯定更愿意弄死王军。

    李哥听了我的解释有些哭笑不得,让我先也别太着急,警局也还处于收集证据期间,只是让我好好防着虎妞她们,警局有新动向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接完李哥的电话我非但没有感到安心,反而觉得警局多半会查到我头上来。

    一连两天我和赵珊都躲在学校里不敢出门,虎妞绝对比天龙帮的人恐怖,她爱苗七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她家里有势力,如果知道苗七的事和我有关,即使我不是杀死苗七的人,她也可以让我蹲在号子里将牢底坐穿。

    我不停给警局打电话询问情况,这段时间人也阴沉到了极点,周小白因为出了事暂时没走,我不知道他留下来到底是不是帮我。

    没等我和赵珊有足够的喘息时间,厄运还是降临在我们的肩头。那天正好是体育课,我和赵珊无精打采在操场里打乒乓球,一拍子过去另外一个人都没有要接的意思。赵珊打了两分钟忽然说不打了:“不想玩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苗七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样子,谁这么狠为了栽赃我们竟然弄死了苗七。”对于我们两个高中生来说,死了人的冲击还是太过于强烈了。

    “也许社会本来就这么可怕,只是我们一直想得太美好了。”我无奈的放下了手里的球拍。而此时操场上正好来了几个交涉的警察,和体育老师讲了几句话之后到了我们身边。

    这下,操场上还在嬉戏的人群都停了下来,纷纷朝着我们看了过来:“怎么回事啊,胡蝶出什么事了?”即使我们班的人,也不知道苗七的死讯,他们只知道当时赵珊上去补了苗七两刀。

    “应该没事吧,胡蝶也不是什么坏人。”

    警察到了我身边,对比了一下手里的资料和我的脸型,问到:“你叫胡蝶吧?”

    我点点头:“对啊,怎么了?”今天李哥又没有来,我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跟我们去一趟警局,有案子。”很简短的话,然后带我上了警车,赵珊和宋晨宇跟着我一起,涂涂被小白给带走了。

    到了警局,李哥慌忙的朝我走了过来,摇摇头说:“胡蝶,这下案子大了啊。”我不明所以就看到了另外一个警察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个保护好的刀子,还有一些凝固了的血迹。

    看到这里,我忽然倒吸一口凉气,回头去看了赵珊。当时风哥为了让我赶紧离开仓库不被人追到血迹,将匕首一把给我扔在了地上,后来赵珊进仓库发现了我的匕首,以为苗七欺负了我,拿起匕首就对苗七出了手。完事又将匕首扔在了仓库里,显然现在警察找上来我们是怀疑到我们头上。

    “指纹已经提取过了,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站在我们面前发问的是文警官,比李哥的官职稍微大点,说起话来却要硬气不少。

    “我们……”赵珊刚想跟文警官解释,咱们只是给苗七造成了点皮外伤,没等她张开嘴我就拉住了她,自己说道:“警官,刀是我们的,但和我们并没有关系。”冷静了起来。

    “何以见得?”警官依旧不慌不忙的说。

    “这是我们的水果刀,那天仓库里苗七想要非礼我,然后我包里的东西都在争斗中倒了不出来,至于苗七怎么回事我根本不知道。”反正仓库里没有监控,我怎么说文警官根本求证不了。

    “嗯嗯。”文警官听了点点头,将证物先退下去,撇了我一眼又说:“敢在警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我有证人,当时咱们整个班级的人都在场,我们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一问便知。”我依旧强行让自己冷静着。

    警官又笑了笑,说:“太巧了,仓库里也有一波证人,证明你做过什么。当时苗七出事之后就直接被送去了医院,抢救了一晚上没有效,要说不是你们干的,真的太难让人信服。”我一下就无语了起来,显然仓库里的人是受人指使。

    “好了,东西都收拾好先回去吧,最近还在收集证据,随时等着我们传唤。”文警官说完站了起来,可他的眼神里似乎对我们判了死刑。

    我们再次从警局里出来,已经完全没了精神,警局门口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件事,说高中女生弄死了人,各个买菜街坊扫地大妈都驻足评头论脚,就差没捧个西瓜在手里吃起来。

    “完了,咱们这下事情捅大了,不会还要上法庭吧。”赵珊成泄气的皮球,拖着沉重的步伐给我说道。

    我心也慌得不行,出了警局站在门口站了好久,依旧感觉不对劲。难道,我和赵珊真的要坐牢不成?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祸不单行,还没出警局门口就遇见了王权。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跟踪赵珊来的还是故意来找我,看到我就跟了过来,一顿劈头盖脸的骂:“胡蝶,你他妈最近都在干嘛,放假也不回家,看你事都搞到警局来了。”

    我本来就不高兴,王权的话让我横着脸瞥了他一眼,感情他是好人似的。

    我没理他,王权又看了一眼身边的赵珊语气才稍微缓和了一点:“你妈回来了,到处找你来着,赶紧回去一趟吧。”

    听到我妈我浑身打了一个机灵,要在平时我肯定是高兴得脚都要摔断,可今天不一样啊,要让我妈我和赵珊出了这事,都不敢想象她会担心成什么样子啊。


站在警局门口,我感觉自己最近真是倒霉透了。不过这一切可能都跟我最近在做的事情有关,要知道出来混本来就是刀口上走生活,进警局要进得家常便饭,进得理所当然。

    这样想着,我心里轻松不少。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还有我妈回来怎么没给我打电话,王叔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别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我连同赵珊的那一份一起还骂了王权,在我心里面他不是个好人。从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王权脾气很大,跟王鼎天和蔼的性格恰然相反,站在我面前咬牙切齿片刻,指着我鼻梁骂道:“行啊,你有种就别回来。”说完,他就扬长而去。

    他会骂我在我意料之中,但我没想到王权这人真和赵珊说的一模一样,脾气大,他神经有些扭曲,有病。

    刚走两步就顿住了脚步,转身回来解释:“你妈被带回越南的时候手机被卸掉了,我爸回来之后去处理事情了,全家现在都忙得手脚无措,就你在这里过安闲的日子。”王权也挺气人的,老子现在站在警局哪里还像是在过安闲日子的。不过我注意到了王权有些变化,他竟然在我面前提起了‘家’这个词,让我感觉很是诧异。

    但我嘴也不会饶人,唇枪舌剑一般对王权说道:“呵呵,你这样的臭脾气难怪没女生会喜欢你。”我贴在了赵珊肩头,故意想要气死王权。

    这下,两人顿时就尴尬了,王权看着赵珊看了好久,脸色怔怔;赵珊的眼光从我肩头透了过去,但她的眼神里全然没有王权这两个字。似乎,王权在她的世界里早就已经透明了。

    “行吧,你不回来别怪我不通知你就行了。你妈吵闹着要出来找你,我告诉她太危险了,所以才自己来找了你。”王权低着头,之前的强势荡然无存。从我第一面见他显露出来的无敌霸气,到现在慢慢的隐忍,我似乎感觉他在故意拉拢我,而原因就是我身边的赵珊。但我始终不相信,王权会是一个情种?

    字里行间里,我总能听出来一种王权知道我犯了事,怕我妈来警局报案知道我惹出的事情,所以才会替我妈来找我。即使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好心。

    “我晚上就回去。”终于我还是低下来了头,毕竟这事情里涉及到了我妈,我不能不退缩。

    王权这才冷哼一声,说:“你妈还问了那女人,说她是干女儿。”然后转身就离开了警局门口,没再看我们一眼。

    当然,他嘴里的那女人是指的赵珊。方才赵珊、王权、宋晨宇都在门口,我发现赵珊和宋晨宇的性格应该算是一阴一阳相辅相成,但她和王权却是两个正极一旦碰撞就会产生火花。

    等我转身过去看着赵珊,她就像个刚苏醒过来的植物人,身体微微颤抖从梦里醒过来问我:“啊啊,胡蝶你刚说什么?”拍拍自己胸口,好像要被吓死了。

    “我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家?”我没想到她竟然在走神,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往事。

    “不,不用了。”赵珊的声音吞吞吐吐,完全不在状态的说:“你替我给干妈问好吧,这几天事情太多我的确没有办法去见她,过几天,过几天……”碎碎念了起来,眼神永远都注视着地表。

    “不行,我妈这么疼你,要是没见到你还是会到处找,到时候还是一屁股的麻烦,你现在就跟我去!”我死死的拽着赵珊的手,而且没她在我完全不好跟我妈撒谎。

    赵珊又神情恍惚的点点头,说:“去,去就去吧。”像个青蛙,你撮她一下她就跳一下。

    “要不要带你男朋友去啊?”我又看着宋晨宇问了一眼,赵珊总算才梦里面完全醒了过来,急忙摆手:“胡蝶你说什么哩,他还不是我男朋友哩。”脸都红了,给我说:“走吧,干妈要是发现我带了一个男的回去,岂不是更糟心。”她说得也对。

    我和赵珊一起回去了咱们家,我妈的确早就依靠在了门口看着我们:“你俩去哪里了啊,我去学校找你们,说出去玩了,这不是上课时间吗?”我妈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我却长吁了一口气,好在咱们班的同学关系好,他们帮我隐瞒了去警局的事情。

    “嘻嘻,干妈我们两个上课上得太闷了,就逃课出去逛了下。最近不知道干妈什么时候回来,我和胡蝶都没心思上课咧。”赵珊一头扎进我妈的怀里,我妈立马开心了不少。

    我就知道,带赵珊来是对的,否则光凭我一个人绝对没有办法搞定我妈。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立马拿起来了我桌子上削好的苹果啃了起来,果然有我妈在的日子总是好的:“妈妈,你在越南没有事,不只是有赵珊担心你,你还有个亲女儿好吧?”话里像是踢到了醋坛子,我甚至都要怀疑一下自己是不是我妈亲生的了。

    “还好,就是让你王叔太担心了。”我妈细细回忆了起来,说:“公会的人并不是什么坏人,他们将我带回越南也是为了找到我家,找了三个月才发现你外公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刚开始你王叔为了救我还在越南挨了不少黑打,他们都以为是他把我买到了中国去,所以你王叔的工作很难开展。”

    “被打过几次之后你王叔依旧没有放弃,就天天在公会门口守着。他在越南不认识人没有什么朋友,不会语言生活又不习惯,但他的热诚感动了公会里的人,这才让我和他回来了。”我妈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脸上都是笑容。

    我无奈的摇摇头:“够了,最受不了你们这些老一辈的秀恩爱了。”也不知道王叔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会生出王权这样垃圾的儿子来。这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天昏沉沉开始下雨,我们三人在客厅里聊得很开心,妈妈回来之后家里瞬间充满了温暖,我真想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呆在家里,读书,考大学,看着妈妈慢慢老去。

    但世界更多的是不尽人意,我和赵珊现在都是警方的重大嫌疑人,很有可能随着案情的发展,咱们就会被收监。一旦进去了号子里,我感觉这辈子都难出来了。想到这里,心里忽然空落落的,这是我第一次后悔帮黄岐召回名单上的人。也是我第一次预感到,自己正在走向一条不归之路,眼前似乎是无底深渊,但我已经回不了头。

    聊到了晚饭点,我妈就去厨房煮饭,香喷喷饭菜让我和赵珊口水都流了出来,像一匹好久没进食过的恶狼。中途王权出来上过一次厕所,埋着头走路,他没看赵珊,赵珊也没看他,我却能明显的感觉到两人都有事想跟对方说,又说不清楚。否则依照王权的脾气,来叫我的时候不会故意叫上赵珊,而赵珊也会深情恍惚两下就真的来了我家。

    饭煮好之后王叔就回了家来,将雨伞放在门口我妈就过去给他抖了抖身上的雨,有些厌烦的说:“这么大人了,怎么打伞还会淋到衣服啊,真是的我又要熨了。”

    而王叔则是很配合的看了一眼我妈,像个孩子一样天真的笑了起来。

    这么大一把年纪了,秀恩爱也不会害臊。

    看到我和赵珊在客厅里,王叔才走过来问了一下我们的学习状况,生活状况,还有我和王权相处得怎么样。

    和王叔说话的时候我浑身都在冒冷汗,王叔很和蔼但他不傻,在市里关系广无边境的他,多半也知道我在警局犯下的事,却替我一直在隐瞒着。

    晚上吃饭更是尴尬,赵珊和王权对坐在一起,两人都只顾着的夹菜没有说话,偶尔会把筷子放在同一个盘子里,两人都像是触电一样收回去了筷子。

    我妈慈祥的笑笑说:“瞧你们俩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害羞。”我妈不知道赵珊和王权的事,而此时我去看了一眼王叔,我发现他的脸上很无奈的叹了口气。王叔这么精明运筹帷幄的人,估计已经知道赵珊给王权打过孩子了。

    吃饭完之后我和赵珊在洗碗,赵珊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跟我说:“胡蝶,我去自首吧。”

    我听到这声音碗忽然就掉在了地上,等着眼问赵珊:“你他妈是不是傻啊,咱们都没犯错干嘛要自首?”

    赵珊似乎想了好久,对我说道:“迟早都会查到我们两个头上来,匕首上只有我们俩的指纹就是最好的证据,与其两个人都被抓进去,不如我一个人去。”很果决的声音。

    我更是摇头:“不可能,你以为是去旅游啊,明天我就去找风哥打听一下这是什么回事,肯定青云那帮人从中作梗,要陷害我,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算了算日期,俗话说伤经动骨一百天,现在离黄岐康复已经不远了吧。

    但我没想到的是,赵珊情绪低沉到了极点,对我说:“别了,看到王权我感觉活着都没什么意义了,让我去里面冷静冷静,也好。”

提示点击↓↓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精彩明日更新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