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张文魁:国企改革需去“旧范式”引“新范式”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和悦小区

原标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国企改革需去“旧范式”引“新范式”

当中国经济增长进入阶段性转折的时候,要使国企真正顺应“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发挥作用”这一大趋势,就需要走出旧范式、引入新范式。

自十八届三中全会重启改革,国企改革便是重头戏之一。目前,大家都在等待中央深化国企改革指导意见等文件瓜熟蒂落。

“新一轮国企改革,出台新文件很重要,引入新范式可能更重要。”6月18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认为,在过去三十多年国企改革过程中,各层面做了大量探索、实践、设计、调整,形成了非常独特的改革轨迹,这便是国企改革的中国范式。

但这种范式的最终结果,未使国企真正实现市场化,反令国企在市场化和政策化、独立化和附属化之间不断拉扯、来去徘徊。

张文魁认为,当中国经济增长进入阶段性转折时,要使国企真正顺应“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发挥作用”这一大趋势,就需要走出旧范式、引入新范式。

即要推行主动性的、有时间表的总体性产权改革,以此为基础,推动公司治理转型和涵盖业务结构、资产负债、组织构架、管理流程、员工政策、薪酬福利、激励机制等在内的一揽子重组,从而实现企业的实质性再造和全球竞争力的重建。

旧范式回避产权改革

《21世纪》:国企改革的中国范式这个说法很新鲜,怎么理解这个表述?

张文魁:在过去三十多年国企改革过程中,各层面作了大量探索、实践、设计、调整,形成了非常独特的改革轨迹,这便是国企改革的中国范式。

这种范式大致包括如下要点:第一,长期遵循实用主义思维,在很长时间里刻意回避产权改革,但不断推行激进的控制权改革;

第二,长时间的激进控制权改革自发地走向渐进的产权改革,使产权改革形成了严重的路径依赖特性,导致国企改革较多地对内部人依赖和由内部人主导;

第三,产权改革渐进地和摇摆不定地推进,具有机会主义特征和不确定性,并且与企业的业务、资产、债务重组交互进行;

第四,很多母子型结构和集团化的国企选择碎片化的、各自突围的产权改革方式,即保留母公司的国有制不受触碰,子孙公司等下级法人实行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的产权改革;

第五,借助非国有企业崛起带来的竞争效应和示范效应促进国企改革,同时充分利用非国有企业崛起给国企产权改革和重组提供的缓冲作用;

第六,激进的控制权改革和渐进的产权改革导致了巨大的企业改革成本,改革时间拖延之长又极大地增加了改革成本,对整个社会都构成一种代价,这种代价不仅体现在经济支付方面,也体现在公平正义方面。当然,这里对国企改革中国范式的概括不一定很完整,但应该涵盖了基本要点。

这个范式是在曲折中形成的,是一个历史产物,在过去十几年里,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了这个范式难以克服的种种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对产权改革的模糊性、摇摆性政策,其他很多问题都是由这一点衍生的。

《21世纪》:衍生出怎样的问题?

张文魁:国家在很长时期里本想回避产权改革,但为了避免产权改革,又往往以不断加码的控制权改革来做弥补,最后反而导致控制权改革失控,也导致自发的产权改革失控。对产权改革的模糊性、摇摆性态度和政策,在实际当中导致大量的碎片化产权改革,即国企不断分拆出子孙公司进行产权改革,看起来很多资产和业务被激活了,或者分散突围了,但未实行产权改革的最上层母公司,就成了旧机制的大本营和旧货仓库,集团性国企并不能真正实现市场化,反而因为碎片化的产权改革而使整体协同效应遭到削弱,一个集团内的子孙公司之间各行其事甚至打来打去。

此外,还有计划经济遗产屡屡清理不净,或者清旧生新;资产、业务、债务的重组没完没了,重组成本此伏彼起,国企与政府之间的财务边界纠缠不清;公司治理软弱无力,且与来自于党政机构的监管犬牙交错,给中国国企构筑了全世界最复杂的监管体系;至今仍然受到腐败多发和政商难分的困扰,等等。

这种范式的最终结果,并没有使国企真正实现市场化,反而使国企在市场化和政策化、独立化和附属化之间不断拉扯、来去徘徊。

现在,当中国经济增长进入阶段性转折的时候,要使国企真正顺应“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和政府更好发挥作用”这一大趋势,就需要走出旧范式、引入新范式。

< 12> 全文浏览
(责任编辑:王迪)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