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在梦想与问题间舞蹈——精英催眠营第一天课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3月30日是史蒂芬.吉列根(Stephen Gilligan)老师的精英催眠营课程(Trance Camp China)的第一阶段的第一天。


我接下来的文章将会一直使用“Trance”这个单词,而非“催眠”。绝不是为了跩英文,而是为了避免绝大多数人都会提的一个问题:催眠,就是那个把人催眠了的技术?


不是,不是,不是。


我们印象中那种把人弄魔障了,然后下指令的催眠在英文中叫Hypnosis。而我接下来提到的Trance截然不同。很可惜的是,国内在翻译的时候依然采用了“催眠”这个词,以致永远都会导致理解上的误区。


Hypnosis的核心是,一刀切断人的意识状态,然后直接对潜意识下指令,从而改变人的行为。探究隐藏其背后的深意,即对方的意识和潜意识都是屁,故而一个被粗暴得切断,一个被直接命令。我猜,这话一旦说明白,大家就会立即恍然,“怪不得啊,怪不得我那么不喜欢催眠”。


Trance的核心感动了我。它认为世上每一个人的意识和潜意识都是独特的风景,我们需要创造的是协助,仅仅是协助。协助对方在意识与潜意识之间创造流动的对话,温柔的和谐。



吉列根身上的豁达,宽容和慈悲,对我有及许多人都有深深的吸引力。当然我知道无数的老师都可以用这几个词来形容。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怎么来描述他最与众不同的点。


我猜是对于世上一切“问题”的接受,无一例外的接受。


这种“接受”与某些灵性大师,或者禅宗大师有细微的不同。那些老师总会告诉我,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句话每个人都这么讲,每本书都这么写,我听得耳朵都起茧了,却总是觉得难达到那种隐含的状态——臣服。我不是一个容易臣服的人,我大概需要亲眼目睹成千上万次“坏事原来是好事”,才能最终相信这个道理。这也是没治了。


吉列根治了我。他从“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个终点上,往后撤退了几步。他说在意识的本源世界里,是没有好与坏的,只有中性的某个想法,某种能量,或某种存在。某个东西之所以被认为是“坏的”,是因为它进入现实世界的时候,接触到的人类反应,赋予了它“坏的”定义。


天啊,终于有人用单刀直入的话,诠释了如此高深的智慧!其实吉列根说的就是佛家的“空性”和“分别心”。但是在“空性”和“分别心”上英勇就义的各位,你们有没有觉得吉列根的说法更能让人听懂。



接着,吉列根解释了,进入Trance状态是为了放下“坏的”定义,让“问题”们流动起来。只要流动就会形成新的模式,不是吗?新的模式就是新的可能性。“问题”就会甩掉旧帽子,带上“支持者”的新面孔。


噢,还有比这更清楚的阐释了吗!


过往我一直认为东方的智慧是早熟的,我们一直在等待西方的回归和追赶。但是吉列根让我意识到,我还是傲慢了。如果西方不将逻辑,拆解,分析发展到极致,东方所谓的终极智慧终有一天是会消亡的。因为实在是——太难懂了。并没有谁等待谁,因为并没有谁高过谁。他们两者不可或缺,合二为一。没有西方的研究,不会有今天东方智慧的回归。没有东方智慧的流传,西方世界必然走入死胡同。就是这样。


于是,我几乎是瞬间就突破了多年来的瓶颈。立刻,马上明白了“一切不好的背后都是礼物”,或者“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或者“你的意识创造了好与不好”之类等等。虽然它们通通都指向同一个意思。可是我唯有在吉列根展示了他的Trance技术后,我才有底气去明白这个道理。


这很容易理解,不是吗?一个被“问题”搅得鸡犬不宁的人,凭什么说“没有好与不好”。只有在一个人掌握了把“问题”转化为“支持者”这种确切的方法后,才有底气去理解“没有好与不好”,因为在他看来,一切“不好”都能变成“好”。


吉列根说,我们终其一生都在想要达成的“目标”与拖累我们的“问题”中挣扎。而Trance正是要让我们学会在“目标”与“问题”中舞蹈。这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将会让我们真正觉得生命是有趣的,精彩无比的。以致于在死的那一天,竟也能发出感慨 “哦,要死了吗?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我被他的话撼动了,而我真的无比想体味那样的一生。


这就是史蒂芬·吉列根!

文章来自催眠营同学王玉,公众号:自在的王。




更多催眠相关文章推荐


寻找到属于你的力量

《精英催眠营》不一样的催眠体验之旅

漫画版《精英催眠营》来啦!超有趣!(精华语录)

看看催眠大师如何处理孩子叛逆不听话的问题



下有小编微信二维码

可快速扫描添加

两性| 催眠| 教练| 天赋| 线上微课| 线下沙龙| 品牌课程

商务合作|咨询报课

请联系微信: Annie 138 2228 9364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