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树大招风》:别让那小小的民族自尊心破坏你观影的兴致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前几天,我随手写了一篇超链接,同学们看了很雀跃,纷纷在评论区给我留言:


有夸我擅长意识形态批判的,“你就不能好好评一部电影?先给杜琪峰头上扣一些莫须有的帽子这不是恨吗?”(跳井青蛙


有夸我写评论思路开阔天马行空的,“就是没聊电影。”(


有夸我切中肯綮一针见血的,“说得好!看了很多评论,一帮无病呻吟的主,总喜欢自我意淫,看了一部电影,就开始各种情怀,真想让这帮缅怀英港缅怀黑帮的回到过去,看看他们能不能活过片头曲?”(无为有道


有夸我聪明伶俐擅长装疯卖傻的,“楼主,能不能好好写影评,别抖那么多机灵,你看了这么多电影真不知道什么叫无巧不成书么?把坏人写成枭雄的类型你第一次见啊?全篇影评没多少干货好意思啊你!”(八月

……


也有心平气和地给我写了2000多字的留言的上田奈緒子同学,感动哭了三天


征得作者上田奈緒子同学(经查,非日本人)同意,全文转载如下:




理解97这个题材踩了很多大陆人的尾巴,但站在香港人的立场上来看这部电影算相当相当温和了。作为大陆人,我倒不觉得电影有把所有东西“赖”在97上,倒是有种时代浪潮不可阻挡的唏嘘感。



文化背景不同,对同一部电影的感受不同,是可以理解的。身边所有受香港文化影响长大的粤语圈朋友(包括香港澳门大陆海外华人等),全部都觉得这部电影好看、感动、意犹未尽。




感动从何而来?


说实话,季正雄那段拍的非常不错。而叶国欢那段大陆的部分不能说虚假,只是过于浮夸,拖了片子的后腿。




叶国欢部分的导演参与过《十年》,从这件事就看得出,要他持绝对中立态度,去拍这一部分很难的,但也可以当作是“站在香港人的角度”了解到他们眼中的大陆是怎么样。


但讲道理,那个年代在广州,像叶国欢那样被低级官员敲诈勒索真是太平常了(土生土长的广州人路过……)。


我记得我家小时候在郊区有一个单位派的房子,后来政府要拆了那一区的楼房盖桥,于是找我们谈补贴。当时我们住在广州市内,但也有一些家电和保险柜等放在了郊区那个单位房子里。补贴还没谈妥,我妈准备去那边把东西都搬到市区我们住的地方,谁知道去到的时候发现整栋楼都被拆了,屋里的家电和保险柜不翼而飞,去报警,,政府也拒绝赔偿。听我爹说,,我爹打了个电话拜托熟人过来接他才得以全身而退。呵呵,现实比戏剧精彩啊。




相比之下,季的篇章从细节上则非常能体现人的性格和一些更真实的情感。季段的描写没有强调大环境的不可抗力。他也在钻大陆的空子(在大陆买打手),、利用兄弟、没下手打劫金行、沉不住气去找了卓子强、最后保留一丝人性下不了手杀兄弟导致被捕,一连串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浪潮推着人走,但掌舵驶向结局的始终是人自己。


如果要过度解读的话,甚至可以理解为导演认为现在的香港就是季,时势不可能为一个人改变,即使过去多么风光(贼王 / 英统下的香港得以享受西方进步的系统和法律等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今时不同往日(季回港后物是人非 / 回归后香港需要被还处在发展中阶段的大陆从各个方面“牵累”——当然,除了非典后的经济。不过港人会认为非典也是大陆当初隐瞒消息而导致的人祸)。


作为过去的亚洲四小龙之一,竞争越来越大,优势越来越小,地位不断下降,然而很多年轻人却只懂得留恋过往的辉煌,妄想照搬上一辈已经不适应时势(饱和、)的方法发达,发现行不通时却不愿意放下姿态和身段跟大陆人平起平坐竞争(季并没有像叶那样转行——即使他知道走私手机风险更低,也有赚!),最后换来一个唏嘘的结局其实也离不开自己的原因。 



   

跟叶和卓另一个不同是,前两者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都来源于自己的“恶”(卓对炸药的“痴”、叶对自尊的“嗔”),而季却最终败于自己的“善”(虽然说根源还是在于他忍不住自己的“贪”去找张暴露身份)。这一个设定也令观众对他多了几分同情。


97对港人来说是一个不可抗的转折点。好比有个孩子从小是一个有钱的书香世家的养子,在12岁的那年他回到了不那么富裕、甚至有点贫穷的亲生父母那里,开始要陪他们挨穷,忍受他们没那么“绅士贵族”的处事方法,以至于之后你的人生出现了一些12岁之前没有的波折——但其实我们都知道人从童年进入青年再进入成年,渐渐步入社会的过程一定会出现波折和不如意,一定不如童年生活那么无忧无虑,但这个孩子自然而然在每次遇到挫折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己12岁前生活多么自在、如意,从而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在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这件事上。

   

事实上这20年来全球格局都在变化,即使当年香港没有回归,他们难道就能过得像他们想象中那么如意了吗?


很多港人总是拿新加坡做例子,认为香港不回归的话会像新加坡那样“好”,,这不跟他们自己现在反对的非常矛盾吗?


再者,按照香港的地理位置,即使独立了不也照样要被中国大陆压得喘不过气。台湾跟中国隔了个海峡,那边的年轻人都已经天天抱怨大陆打压他们,更何况香港。只怕到时候解放军压到深圳边境,香港人认为他们能蹦多高呢…… 



 

作为一个被香港文化陪着长大的大陆人,更加愿意以一个中间人的身份看待香港和大陆。


讲一句个人感受,希望不会惹到大家生气,当下的大陆年轻人是在一个非常艰难的环境下长大的,看着中国从一个文x后的将死之态经过改革开放发展到现在,当然会由衷觉得祖国是越来越好,令人振奋了。


但香港不一样,大陆这30年是从很低很低的起点开始上升到现在的位置,而香港缺是从一个小渔村一下子被英国改革成一个繁华地带(国际金融中心,听着都觉得牛x啊!),97回归后虽然说马照跑,舞照跳,但说什么都是属于中国的一个城市,总不能跑得太快把其他兄弟姐妹甩在后头吧?兄弟姐妹跟不上总要回头帮一帮、等一等吧?一方面,香港要放慢自己的步伐迁就/适应大陆的制度和水平令港人觉得被连累(遭受不必要的麻烦——港人觉得英国留下来的制度就很好啊,为什么跟中x那套?),另一方面大陆其他一些城市的经济水平也了追上来让港人潜意识觉得地位和身份受到威胁。对他们来说近20年就是在走下坡路,因此民怨也四起了。 

  


所以当大陆人和香港人吵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法讲道理。对于大陆人来说,大陆的确是越来越好了呀!对于港人来说,大陆即使变好到现在也是没有英国好呀!(这里并不是指不同人认为的在哪里生活比较适合自己。只要英国一天是发达国家而中国一天是发展中国家,就是英国比中国“好”)港人会想,“我”从英国水平跌到中国水平,难道不可以抱怨吗?所以除非绝大部分大陆人对香港人抱以同情和理解,绝大部分香港人对大陆人抱以耐心和宽容,短时间内港陆矛盾是很难缓和的了。


另,对上田奈緒子感兴趣的同学,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到达他或者她(性别不清楚哦)豆瓣主页。


     ID:filmrollpieces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