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滚床单时候为什么总是喜欢闭住眼睛?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第1章 初次的邂逅                  

美丽的边境城市丹东,鸭绿江游轮甲板上。

对面的陌生美女怒视着我,气得浑身发颤,突然冲过来夺我手里的相机。

我早有防备,身体一闪,美女刹不住脚,带着惯性径直向江里去……

"啊……"美女发出尖叫。

我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将她捞了回来。

美女脸色惨白,惊魂未定地靠住我的身体。

我的心猛跳,除了女友冬儿,还从没跟别人有过这么近的接触。

美女惊叫一声,猛地脱离,不假思索抬手冲我就是一巴掌,又响又脆。

我被这一巴掌打懵了,低吼一声:"你神经病啊,干嘛打我"

"你、你才是神经病,不要脸,你干嘛碰……我……"美女的声音里带着恼羞,脸涨红了,说不出下面的话。

眼前的这女人太美了,美得几乎无可挑剔,优美的身段,都算是极品美女具备的物件。

我缓过神,看着羞怒的美女,想起刚才的感觉,心不由又跳了几下,强自镇静地说:"我是好心救你,我要是不把你捞回来,你现在已经掉进江里喂鱼了,你不但不感激我,还打我,岂有此理!"

"你……要不是你故意躲闪,我怎么会差点掉进江里"美女气愤地说。

"我为什么躲闪,谁让你夺我相机的"

"谁让你偷拍我的"美女毫不示弱。

"嘿,你还有理了,是你主动走进我取景框的,我那是偷拍"

我说的是实话,刚才我正在相机里郁郁看着对岸那个国家的萧败景象,不经意间,美女走进了我的取景框,我不由就欣赏起了这绝色美女。在美女发现后怒气冲冲向我走来的时候,我一慌,手指不由一动,按下了快门……

这能算是偷拍吗我不由就很委屈,喃喃地说:"真是太不讲道理了……"

"你……无赖……"美女愈发恼羞,瞪了我一眼,转身就往客舱疾走,谁知脚下一滑,"噗通"摔倒了,仰面朝天躺在甲板上

美女被羞辱到了极致,迅速爬起来,恶狠狠地怒视着我,眼圈倏地红了,一扭身,一瘸一拐狼狈地进了客舱。

我回过神,摸着火辣辣的脸颊,觉得玩地有些过了,摆弄了下手里的相机,将照片删除了……

陌生美女气呼呼地走了,我重新陷入到痛苦和抑郁中。

我的女朋友冬儿答应今天陪我一起,当做生日礼物交给我的,我也准备好在今天将刚买的房子作为意外惊喜送给冬儿。这一天终于到了,可是,房子车子公司统统没有了,连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我只好四处流浪。

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公司是为何突然破产的,也想不通冬儿为何在这个时候突然就消失地无影无踪,更不会想到这二者有什么关联。

丹东之行结束后,我继续流浪,到了北方滨海城市星海。这时,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我开始考虑一个现实的问题……生存。

我很快就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发行公司做发行员。填表的时候,我隐瞒了自己大学毕业的事实,在学历那一栏写了高中。

一个俊秀的女孩笑吟走过来:"你好,易克,我叫云朵,市中发行站的站长,从明天起,你就到我们站里工作。"

"云站长好!"

云朵笑得更好看了:"别叫我站长,叫名字好了,或者叫我小云!"

我咧了咧嘴。

云朵把一个袋子递给我:"这里是你的工作服,明早5点准时上班。"

我接过袋子,里面有一件红马甲,还有一顶红色太阳帽。

我随手戴上太阳帽,冲云朵点了点头,转身正要走,一辆黑色的轿车在门口停住,一个穿白色职业套裙黑色丝袜的女人下了车。

我定睛一看,额滴神,这不是在鸭绿江游船上被自己非礼的那位神仙美女吗?

这时,背后传来云朵的声音:"秋总来了。"


第2章 五星酒店的羞辱                  

我闻听浑身一震,震得有些蛋疼,脑子乱糟糟地冒出一句:"什么秋总?"

"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总:"云朵在我身后小声说:"秋总叫秋桐,原来是集团人力资源部副主任,刚被集团派到我们公司任老大1个月。"

原来她叫秋桐,秋天的梧桐,多好听的名字,我一下子想起一句古诗: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一个月前我遭难,却正是她春风得意时。

我靠,人生何处不相逢,要是她看到我,一定会毫不客气敲了我刚刚到手还没开始赚银子的饭碗。这年头,找一份适合自己快速赚钱的工作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将帽檐使劲往下一拉,低头就往外走,在门口处和秋桐擦肩而过,身后传来云朵的声音:"报告秋总,我们站刚招聘了一名新人,就是刚从你身边过去的那个帅哥……哎,易克,你等下。"

听到这里,我头也不回,走得更快了,出门直奔公交候车点。

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很拥挤,几乎连放脚的空都没有。

妈的,这事怎么这么巧,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下一步该怎么办?站在公交车上,我很懊丧。

到站下车后,我做出了决定:不走,但要避免秋桐发现自己。

我自我安慰着:秋桐是老总,我是发行员,不说中间还有副总,起码还隔着站长这一层,打不了直接交道,她是发现不了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轻松了一些,往宿舍走去。

我租住的宿舍在一所大学附近,一个宿舍楼的单元房,不到100平方的空间被房东用密度板分割成了6个小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就只能放得下一张电脑桌。

不过我的随身东西也很简单,除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房间小倒也无所谓,反正只要有张床能栖身就行。

走了一会儿,我随手一摸口袋,糟了,手机不见了。

这部手机是冬儿在今年情人节的时候送给我的,价值不菲。漂泊期间,我一直随身带着它,虽然手机卡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欠费停机了,但每每看到这手机,总能勾起一阵暖暖的回忆。

我心里大痛,冬儿消失了,手机也不见了,自己到哪里去找寻过去?还有,手机里存贮着他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手机丢了,我将彻底和以前的圈子里的人失去联系。

急忙沿着来时的路往回找,一直找到下公交车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或许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摸走了,我擦擦额头的汗滴,懊恼不已。

干发行员没有手机是不行的,我摸了摸口袋里仅存的800元,走进一家手机店,买了一部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和一个电话卡。买完这些,身上还剩下400了,这400,要支撑自己一个月的生活。

最艰难的时刻来到了。

在附近的沙县小吃要了一碗馄饨,喝了一瓶二锅头,吃喝完毕,沿着马路随意溜达起来。

带着醉意经过林荫广场的时候,看看四周无人,突然来了活动筋骨的兴致,不由就在空地上虎虎生风打了一阵醉拳。

我自幼习武,在浙江大学读书的时候还是校武术队队长,主攻散打,得过全国大学生武术大赛散打亚军。

练了半天,摇摇晃晃走到五星级洲际大酒店门口的时候,突然来了尿意,径直就疾步进去,急急直奔卫生间,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脚踩在那人的鞋上,自己也一个踉跄滑倒了。

"我擦,乡巴佬,瞎眼了!"那人接着怒叫起来。

抬头一看,一个30岁左右的高瘦的男子,衣着名牌,头发梳地油光发亮,正带着鄙视和傲慢的神情俯视着我。

我忙站起来:"对不起,我没看见!"

"没看见就行了?操——给我擦干净!"说着,那男人掏出一个白色手绢扔到地上。

我顿时感到一阵屈辱,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怎么了?"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我抬头一看,一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正从后面过来。

晕,秋桐!

秋桐此时也看到了我,身体一颤,愣住了。

我心里连叫倒霉,对我恨之入骨的秋桐肯定会让这个男人痛打我一顿,出出游船上被羞辱的那口恶气。

虽然我觉得真打起来这男的肯定不是对手,但我不想惹事。

"这乡巴佬走路不长眼,专往我脚上踩!"那男的和秋桐说话,却还是盯住我,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坏笑:"穷鬼,快点给我擦,不然,给我舔也行——"

我咬紧牙根没有动。


 第3章 出租屋里                  

秋桐回过神,用厌恶加怜悯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对那男的说:"李顺,算了,他也未必就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那男的不满地瞪了秋桐一眼:"胳膊肘子往外拐,帮这个穷鬼说话,你到底和谁是一家人?给我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秋桐脸色一红,又一白,咬了咬嘴唇,径直就往外走。

李顺看秋桐走了,也拔脚就走,边冲着门口的保安叫着:"你们都是干鸟的?怎么把乡巴佬放进这里来,这是这种人进来的地方吗?操——"

看到保安走过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忙转身走出酒店,带着满腔屈辱,在酒店一侧没有灯光的树林里,撒完了这泡尿。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屈辱,马尔戈壁,囊中羞涩,低人一等!

秋桐今晚没借这个机会报仇,还劝李顺罢手,倒让我多少生出一些感激。

想到秋桐刚才在李顺面前一副小婆子的样子,我不由有些失望,秋桐怎么会和这种男人混在一起?不知道秋桐和这个牛逼哄哄的李顺到底是什么关系,夫妻?情人?

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秋桐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在小卖店买了一箱康师傅扛到宿舍,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房东在房子里安了一个无线路由器,可以上网。

周围静悄悄的,租房的学生上晚自习都还没有回来。

我突然感到异常孤独,决定申请一个QQ号。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亦客。

一来这是我名字的谐音,二来取独在异乡为异客"异客"的谐音。

登陆QQ之后,我看着空荡荡的"我的好友"一栏,抬眼看看窗外夜幕下灯火阑珊的繁华都市,在这个城市里,又有多少和我一样孤独寂寞的异客呢?

想到这里,我输入网名开始搜寻,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个在星海的亦客。

看了下资料,女,29岁,星海。

比我大一岁。

我决定加这个女亦客为好友。

但对方需要验证问题:请说出加我的理由。

我晕,这不明摆着是难为人吗?

我突然来了倔脾气,你为难人,我还非得加你不可。

略加思索之后,我下意识打出一句话:独在异乡为异客。然后点确定。

没想到,竟然通过了。我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和这个人真的有猿粪?

加完等了半天却没有反应。

命里有时终需有, 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安慰了下自己,摸出一本书看起来。

半天,下晚自习的学生们回来了,男女声音嬉笑着掺杂在一起,很快都进了各自的小窝。我觉得有些困倦,合起书本,拉灯睡觉。

刚迷迷糊糊要睡着,却被一阵异样的声音弄醒了,来自左边的隔壁。

很快,右边的隔壁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接着,周围的几个房间都加入了合唱。

同学们都开始做功课了,除了我这个落魄浪子。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诱人声音,我不由浑身燥热,又感到了巨大的空虚。

好不容易等声音陆续停止了,我收回自己的思绪,在麻木的孤独和悲怆的回忆以及迷惘的未知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4点,起床,按照云朵给他的地址,我穿着红色马甲戴着红色的太阳帽,在红彤彤的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到了发行站。

发行站是临街门面房,进门是一间大屋,摆着两张工作台,里面有一间小屋,站长办公室。

云朵正在里面打扫卫生,边干活边打了个招呼:"易克,早——"

"云站长早——"

云朵直起身:"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不用叫我云站长,叫我云朵或者小云就好了。"

我正色道:"那不可以,你是领导,我得尊重你!"

云朵"扑哧"笑了:"你可真逗,秋总才是领导呢,我不过是干活的而已。对了,昨天秋总来的时候我叫你,你怎么闷声不响就走了呢,走的可真快!"

我嘴角动了下,算是无言的微笑,然后打量着墙上挂的投递区域划分图和报刊征订零售进度表。

云朵指了指一个地方:"这一片就是你负责的投递段,我会带你先熟悉3天。"

"云站长的订报纸赚钱多不多?"我提出自己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这就看各人的能耐了:"云朵笑着:"征订一份全年晚报提成36,不受投递段的局限,公司财务按月结算,和工资一起发。"

听云朵这么一说,我暗自寻思起来。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慕思床垫V6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