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一只希望的耳环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埃哈德和我都很仰慕珂勒惠支。正如“歷史”冷漠無情,她卻充滿關愛。然而她的視域不比歷史狹窄。因此她與歷史分擔著同樣的痛苦。


埃哈德毫不畏懼地注視著“歷史”,他衡量過去的災難和這些災難的規模,同時,基於這些估量,提出對於未來更為公正和仁慈的建議,與此同時,他也從未忘記追求這些目標可能遇到的威脅、非難和無休無止的鬥爭,因為“歷史”即使得到認知,也是永遠桀驁不馴的。

 


1 970年代,藝術出版社解僱了埃哈德,當時他已擔任主編一職,由於他所編輯的幾本書,他受到了形式主義、腐朽資產階級和宗派主義幾項指控。幸運的是’他沒有被投入監獄。他只被判處從事社會服務:擔任一個公園園丁的助手。


回頭再看珂勒惠支的版畫。那隻耳環微不足道,卻是一個充滿驕傲的希望宣言,不過,比起她的面容的光輝,耳環卻又黯然失色了,因為臉上的光芒是與高貴氣質不可分割的。與此同時,臉龐是在周圍的黑色背景上,用黑色線條勾勒出來。也許這就是為何戴上耳環的原因。



埃哈德的榜樣給了我們一個渺小、含蓄但卻持久的希望。它代表著忍耐,一種積極而非消極的忍耐,一種因為承擔了“歷史”而起的忍耐,一種儘管“歷史”桀驁不馴卻能保證某種連續性的忍耐。


人與其他動物的區別在於,人能瞭解自己是屬於“已過去的”和“將到來的”。然而直面“歷史”就是面對悲劇。這也就是為何許多人寧願轉移視線。人若決定投身“歷史”之中,即使這一決定是不顧一切的’仍然需要希望。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