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头饰价格联盟

女人需要的长度竟然这么短就够了?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杨千帆是淮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本来今天晚上该他值班的,同事小李明天要约会,非要和他换班,让杨千帆回家休息。


他的家其实就是一个出租屋,和女朋友李梅一起同居出租的一间私房。李梅和杨千帆都是淮海医学院的学生,一起在第一人民医院实习的。


杨千帆也没有打电话告诉李梅自己要回家,晚上十一点,当他回到了自己家门口,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他突然愣住了。


因为他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声音,这声音成人都懂,杨千帆听到了李梅的声音:“不要……”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李梅,舒服吧,我是不是比杨千帆厉害?”


“嗯”李梅在放里喘着粗气说道,“当然是丁院长厉害了……”


杨千帆一听丁院长,立即明白了,房间里面是李梅在和丁大成干那事呢!


丁大成是医院的院长,五十多岁了,秃顶黄斑牙,长得很丑,但是却很色。


杨千帆无论如何不会想到李梅给自己戴绿帽子,并且找的是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杨千帆直接用脚踹门,边踹门边喊道:“李梅,开门!”


李梅正和医院院长一起疯狂呢,突然听到杨千帆踹门,她大吃一惊。这杨千帆明明是在医院值夜班的,怎么现在竟然回家了。


李梅惊慌失措地推开了丁大成,说道:“丁院长,你抓紧穿衣服,杨千帆回来了。”


丁大成也听到了踹门声,凡是偷女人的男人都胆小,自己在医院虽然是院长,但是现在就是第三者,偷女人虽然不犯法,但是他怕挨揍呀!


杨千帆在外面踹门踹不开,他突然想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房门的钥匙,于是哆嗦着打开了房门。


当杨千帆打开门的时候,丁大成和李梅已经穿好了衣服,丁大成连鞋子都已经穿好了。


看着地上扔的一团团卫生纸,杨千帆知道他们不是干一次了,应该最起码两个小时没闲着。


杨千帆怒火中烧,直接走到了丁大成的面前,“啪”的一巴掌打在了丁大成的脸上,骂道:“麻痹的,你是不是活腻了!”


说实在的,丁大成作为一个医院的院长,还真的没有受过这个罪,他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说道:“你,你……”


李梅也怕事情闹大,忙拉着杨千帆,然后对着丁大成说道:“你什么你,你还不赶紧跑!”


丁大成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偷了人家的女人,人家打自己很正常呀,自己又打不过人家,那只能跑了。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自己打不过人家,就是能打过人家,也不能打呀,自己理亏。


丁大成看到李梅拉着杨千帆了,自己趁机会冲了出去,头都不敢回就跑了。


杨千帆看到李梅拉着自己,丁大成趁机逃跑了,他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了李梅的脸上。


虽然是“啪”的一声,但是杨千帆的右掌在落下去的时候,手还是没有太使劲,毕竟是自己睡过的女人,杨千帆还是手下留情了。


李梅说道:“老公,你听我说……”


杨千帆挣脱了李梅的怀抱,他用颤抖的手,指着李梅说道:“不要说了,我们完了!”


说完,杨千帆转身就跑了出去,李梅穿着拖鞋在后面喊道:“老公,老公……”


杨千帆没有理李梅,他拼命地往前跑,这时,天竟然下起了小雨,雨水伴着泪水模糊了自己的眼睛。


杨千帆用手擦了一下脸上的水,转身看了看后面没人,他继续往前跑,一气跑到了运河边上。


杨千帆站在了运河边上,看着微波荡漾的河面,想着自己的恋人在一个秃顶老男人身下疯狂,他的心很痛很痛。


自古就说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是世上最大的仇恨,想着自己的女朋友背叛自己。杨千帆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栽进了河里,他越是扑腾身子越往下沉。


他本来就不会游泳,现在掉到了水里,虽然乱扑通,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杨千帆心中想道:完了,自己才二十一岁,难道就这么完了?自己还没留下种就完蛋了。


杨千帆感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自己醒了过来,杨千帆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难道这里就是所谓的阴曹地府?杨千帆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忍不住疼得“啊”了一声。


自己还能感觉到疼,那说明自己没有死,说实在的没几个人愿意死的,既然没死,那就是好事。


杨千帆一抬头,发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美女,这个美女竟然穿着古代的衣服,衣服很薄,像丝绸一样。


杨千帆心中想道:这难道是仙女,难道观音菩萨看到我女朋友劈腿了,送个仙女给我。


最让杨千帆高兴的是,隔着衣服竟然可以隐约可以看到美女的身体,这美女的身体好性感呀,比李梅漂亮多了。


这个地方像世外桃源一样,这个美女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绝对可以甩李梅几条街了,看着仙女若隐若现的肌肤,看着那两座丰满的高山,杨千帆忍不住有些想入非非了。


这时,那美女说话了,她说道“相公,我就知道你今天有难,所以我来救你了。”说着美女从嘴里吐出一个珠子拿在了手里,说道,“你吞下这枚珠子以后,你就会拥有异能,以后你不但可以透视,还可以用灵气给人治病。”


杨千帆鬼使神差地接过了珠子说道:“美女,我已经不打算再去那个医院了,我不做医生了,还怎么给人治病呀?”


“不做医生照样可以给人治病,你哪怕到乡下做个村医,也可以给人治病呀。”


杨千帆想想也是,自己就算是老百姓,也可以做神医呀,想到这里,杨千帆把珠子吞进了嘴里,他突然感觉自己丹田一热,浑身燥热起来。


杨千帆忍不住把仙女抱在了怀里,伸手按在了仙女柔软的胸上,杨千帆心中想道:原来仙女的胸也这么柔软呀……


他抱着美女,手也没有停下来,这时那美女突然挣脱了,说道:“相公,我们现在不可以这样,以后有缘我们还会见面的。”


“神仙姐姐,让我抱抱你吧……”说着杨千帆又伸手去抱。


,美女一转身闪开了,他没有抱到美女,手只碰了一下美女的腰。


这时,美女说道:“相公,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杨千帆看到美女要走,忍不住问道:“神仙姐姐,我以后怎么才能见到你?”


那美女拿出一块雕龙的玉佩,递给了杨千帆,然后说道:“你如果想见我,就把玉佩拿在手里,说‘我要进去’就可以了。”


看到杨千帆接了龙型玉佩,美女转身就飘走了,杨千帆一看美女飘走了,于是一着急又昏了过去。


……


迷迷糊糊之中,杨千帆又醒了,他刚睁开眼睛,就听见有人喊道:“醒了,醒了!”


杨千帆睁开眼睛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里面的,杨千帆从病床上强行坐了起来,看到一个美女坐在自己的病床前,美女后面还站着一个护士。


杨千帆凝神看了看坐着自己的跟前的美女,发现这个女孩子好漂亮,但是他不由得大吃一惊,这美女怎么了,怎么没有穿衣服?美女皮肤好白,……


杨千帆看到这美女胸前的两座高山,他忍不住说道:“好大,好大……”


他边说着边咽了下口水,那美女笑着问道:“帅哥,什么好大呀?”


杨千帆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说这个房间好大,好宽敞。”


护士在一旁说道:“这个房间是高档病房,里面只有你一个人,自然宽敞了,不过你还真要感谢一下这个美女,是他救了你,把你送到医院的。”


“谢谢美女相救,谢谢……”


杨千帆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真的是拥有透视眼了,只是这眼睛要凝神去看才能有,如果不凝神就是普通的眼睛。


杨千帆站了起来,说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吴小雅,你呢?”


“我叫杨千帆,你的钱我以后会还你的,我现在要回家了。”


“钱的事情你就放心吧,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你还,你家在哪里呀,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家在乡下毛庄镇杨家村。”杨千帆说道。


“我怎么没有听过这个镇呀?”吴小雅说道。


“凤山县的毛庄镇你竟然不知道?你这里是什么医院呀?”杨千帆问道。


“我们这里是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护士在一旁说道。


杨千帆听了之后,自然也是十分吃惊,自己明明在淮海掉到了运河里面,现在怎么住进了省城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呀。


杨去帆愣了一会之后,他立即明白了,自己是掉到运河之后,从淮海漂到了东海。这可是有一百多里地呀,自己不会水,竟然可以从淮海漂到了东海。


杨千帆忍不住心中想道:自己拥有了透视眼,那看来自己苏醒之前遇到的仙女也是真的了。


吴小雅看到杨千帆在沉思,于是笑着说道:“杨千帆,你是不是要找这个?”


说着她拿出了一个龙型玉佩放在了自己的手里,杨千帆笑着说道:“是呀,我以为丢了呢,没丢就好。”


这可是仙女给自己的东西,杨千帆还真的怕丢了呢!


……


当杨千帆回到自己的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杨千帆现在终于理解了“望乡情怯”这四个字的意思。


杨千帆小时候是弃婴,杨振明就一个女儿叫杨梅,老婆在生女儿的时候难产去世了。


他上山采药发现了一个弃婴,捡千回家给这个男婴起了个名字叫杨千帆。


杨千帆现在都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姐姐了,虽然这个姐姐不是亲姐姐,但是杨千帆却早已把杨梅当亲姐姐了。


自从杨振明去世之后,就是这个姐姐种地供自己读完了大学,自己现在如何回家告诉姐姐,说自己以后打算回家种地,这个姐姐要多伤心呀。


杨千帆的家在杨庄村的西南角,他们家前面已经没有住户了,杨千帆家外面有一户人家,这户人家住着一个寡妇。


寡妇叫张云,她长得很漂亮,二十三岁嫁到了杨庄村,老公赵计田英年早逝,张云老公去世的时候,她还没有怀上孩子。


村里人都以为这个张云肯定要改嫁了,可是没想到张云竟然没有改嫁,而是一个人这么生活下去了。


淮海市的乡下还是很封建的,特别是毛庄镇杨庄村,这个村子很落后,思想也很封建,杨千帆从来没听说有谁离婚的,也没有听说有几个改嫁的。


杨千帆想先到张云家里看看,毕竟他们两家相处的很好,杨千帆想先给张云说说,让张云在自己姐姐面前帮自己说说话。


张云是三间堂屋,一间厨房,只是她家没有院子,杨千帆可以直接走到堂屋门口。


杨千帆看到张云的房间门并没有关好,留了一个很大的缝隙,他突然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


杨千帆心中想道:谁会在这个时候和张云嫂子吵架呢?


杨千帆忍不住走到了房门跟前,趴着门缝一看,他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


原来一个人在欺负张云,这个人竟然是村里的小混混李伟,只见李伟已经把张云按在了沙发上。


只见张云在下面反抗,边反抗边骂道:“你个流氓,你给我滚,再不滚我可要喊人了!”


李伟说道:“喊呀,你只要不怕丢人你就使劲喊,等人来了我就说你勾引我的……”


原来张云刚刚洗好澡,穿着内衣到外面倒了洗澡水,这个时候李伟跑了过来。


李伟这小子不但好吃懒惰,还喜欢爬留守妇女墙头,敲小寡妇房门。


这小子和杨千帆差不多年龄,他虽然好色,但是胆子也不大,家里有男人的他不敢去,他也怕挨揍呀!


因为张云长得很漂亮,最近几天李伟盯上了张云,现在把她按在了沙发上,手已经掀开了张云的上衣……


杨庄村也算是一个落后的村庄,一些男劳力都到外地打工去了,这个村子大都是留守妇女和老人孩子在家。


所以这样也助长了李伟的嚣张,他就知道有些妇女或者寡妇,你就是把他们硬睡了,她们也不会报警的。


农村女人很保守的,被男人欺负了强上了之后,她们都习惯了忍气吞声吃哑巴亏。


因为农村和城里不一样,城里能对门都不认识,农村不行,吐沫星子淹死人,她们很注重自己的名声。




戳下面的阅读原文,查看更多未删减版内容!


举报 | 1楼 回复